中国评论新闻网_大火后的一周:有关巴黎圣母院的缅怀、记忆、哀悼和愤怒


中国评论新闻网_大火后的一周:有关巴黎圣母院的缅怀、记忆、忧伤和愤怒

本地时间4月15日,巴黎圣母院突发大火。东方IC 图
我是亲眼看着巴黎圣母院烧起来的。
4月15日,巴黎的天气在那一周逐渐回暖。进入夏令时的巴黎,下午六点多的太阳还很大,日光晃得人眯缝着眼睛。只有这个时候,巴黎人脸上的脸色才会和缓一些,带上一点点笑意。
结束一天的工作,在蓬皮杜艺术中心广场上晃悠一会儿,享受完好天气带来的喜悦气氛,我拐到贺纳街上(Rue du Renard),准备走到巴黎市政厅搭地铁回家。
往常,朝那个方向走,稍一昂首就可以很清晰地看到巴黎圣母院的钟楼和塔尖。
但那一天,从蓬皮杜艺术中心一拐出来,便遭遇了难听的警车、消防车警笛声,遭遇了三三两两站在人行道、马路中间,带着一脸不成置信脸色举起手机拍摄的人群。
昂首,远处的西岱岛上,最高的那栋建筑冒着浓烟与火。
即即是一个老巴黎、心里再清楚不过那个方向的最高建筑只有巴黎圣母院,也会呆立在路上,用十几秒的时间让理智慢慢从震惊带来的迟缓中苏醒,再与眼前的景象重叠、吻合,最后确认一个事实——巴黎圣母院着火了!
2


中国评论新闻网_大火后的一周:有关巴黎圣母院的缅怀、记忆、忧伤和愤怒

2011年,音乐剧《巴黎圣母院》在上海上演。东方IC 图
极度的震惊阐明了法国人对巴黎圣母院至深的感情。这一切的缘起当然要归功于维克多·雨果在1830年出版小说《巴黎圣母院》的功劳。巴黎圣母院今后通过戏剧、电视、电影、舞蹈、绘画等各种文艺形式逐渐深入人心,成为一种文化标志。
最近的一个例子是音乐剧《巴黎圣母院》。1998年,法国和加拿大联手推出由维克多·雨果小说改编的同名音乐剧,很快成为世界上上演第一年最乐成的音乐剧,也是有史以来最乐成的法语音乐剧。
2016年,这部音乐剧在首演18年后第一次在法国复排,居然敢在巴黎会议中心这个能一次性包容3700多人的园地,每天不间断地表演三个月,然后再进行全法国的巡演。而法国的总人口才6700多万。
在巴黎的表演现场,可以看到许多父母带着子女一家子来看戏,而且在表演结束时,两代人起立、众人齐唱《大教堂时代》(Le Temps des cathédrales)。
这不单单是这部音乐剧的乐成,同样展现了“巴黎圣母院”在法国人心中不成撼动的地位,这样的标志是不准许损毁、坍塌、消失的。
3


中国评论新闻网_大火后的一周:有关巴黎圣母院的缅怀、记忆、忧伤和愤怒

本地时间4月15日,巴黎圣母院突发大火,民众为之祈祷。东方IC 图
圣母院起火的时候,人们最先看到的火和烟浮此刻圣母院的尖顶部门。后来重新闻里知道,那个尖顶下面是由1300根大木头搭成的木头框架阁楼。依照巴黎上诉法院专家赛尔日·德阿耶(Serge Delhaye)的说法,这些老旧的木头框架腐坏之后分解成粉尘和海绵状物体。任何火花、焊接的火星可能电路短路乡村以很慢的速度引起闷烧,进而生长成明火。于是尖顶就成为了一个烟囱。
等我经过阿尔科勒桥(Pont d'Arcole)跑过塞纳河,来到西岱岛,站在法政牧师街(Rue Chanoinesse)上距离巴黎圣母院约莫50米的警戒线外时,火已经烧穿了圣母院的房顶。火舌从铝制屋顶不竭蹿出来,屋顶开始向内部坍塌。这个时候,我在围观者的脸上读到了惊恐和担忧。
从这个角度看巴黎圣母院,只能看到部份。如果站在塞纳河的南面,也便是我们常说的左岸,就能很清楚地看到大火的全貌。我没法想象在那里的围观人群脸上的脸色。
巴黎的文化界人士很爱在圣母院南面的左岸地区活动。提名诺贝尔文学奖的阿尔巴尼亚裔作家卡达莱住在圣母院南面五区的圣雅克路上。另一位提名诺贝尔文学奖的叙利亚裔诗人阿多尼斯,我们曾约在圣米歇尔广场的圣米歇尔动身咖啡吧(Le Départ Saint Michel)见面。那间咖啡吧隔着塞纳河斜对着巴黎圣母院,处在一片游客集中的区域里,气氛喧闹而热烈。
在那个角度可以很清晰地看到圣母院广场的全貌,广场上总是凑集着为进入圣母院排队的观光者、自拍和拍照的游客、拉琴画画的街头艺术家和按时来此的喂鸽人。巴黎圣母院850周年的时候,广场上搭起看台,让游客可以在一个相对平视的角度去观看圣母院的建筑;每年安全夜,人们在广场上冻得瑟瑟打颤,等待着排队进入圣母院到场圣诞弥撒……
巴黎圣母院就在那里,在欢快的、凝重的、压抑的、慵懒的气氛中伴陪着这座都会和来到这座都会里的人们。
4
发表评论
sunbet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