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2100  tagid=19377  tagid=19374  创意文化园  test  as  tagid=19387  tagid=19363

usdt钱包支付(www.caibao.it):张宏杰:曾国藩的看法之变

USDT官网

菜宝钱包(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原题目:张宏杰:曾国藩的看法之变

曾国藩的国际观最初和绝大多数帝国权要并没有什么两样,那就是天朝居高临下,外夷自应俯首称臣。

第一次鸦片战争时,曾国藩在家书中多次提到这场战争。他说:“英吉利豕突定海,沿海游弋。圣恩宽大,不欲速遽彰天讨。命大学士琦善往广东核办,乃逆夷性同犬羊,贪求无厌。”这段话说明,他完全是以传统士大夫的眼光来看待此事,除了发现“洋人船坚炮利”以外,没有看到他们与历史上其他夷狄的区别。历史上,中原王朝由于武力不济败给夷狄是常见的事,好比明代对倭寇毫无设施,而清代全盛时也曾经遭遇乌兰布通之败。因此第一次鸦片战争的失败并没有什么可新鲜的,曾国藩以为,若是中国整军经武,全力与战,早晚会扳回一局。因此这次战争的失败并不能说明中国有从基本上举行转变的任何需要。

然而,第二次鸦片战争的历程和了局让曾国藩的想法发生了基本转变。

曾国藩

首先,这次战争让曾国藩深刻认识到,中西方武力的差距是极其悬殊的。第一次鸦片战争,道光天子并没有举天下之力,稀奇是没有动用清朝视为基本的骑兵气力。而这一次,僧格林沁是朝中最能战的亲贵,所辖又是大清最精锐的满蒙骑兵军队,在洋人的军队眼前,仍然犹如以卵击石,败得一塌糊涂。“大清王朝赖以立命的骑射之本被无情地震摇了。八里桥之战,清军集中优势骑兵向英法联军发动袭击,却在对手的枪炮袭击下犹如撞上铜墙一样平时,马队伍损失惨重,损失数千人,大溃而归,相比之下,英法军队的损失却微乎其微……死掉的仅5人。”这种差距并不是刻意、勇气、“良将帅”所能填补的。曾国藩最先日夜思索洋人的武装气力为什么云云壮大,那些西式武器背后隐藏着什么样的隐秘。

其次,这次战争更让曾国藩发现,这些洋人不光是武器与中国历史上的那些蛮族差别,他们的行为方式体现出的文明水平也完全差别。历史上的那些蛮族若是攻占了中国京城,通常会确立一个新王朝。而这些洋人却并不这样。他们虽然野蛮地焚烧和抢劫,但对于清王朝统治权威的象征——紫禁城及太庙、天坛等地,却没有动。这不是随机的选择,而是有明确的意涵。这说明,洋人并不想推翻清王朝,他们所志,一是通商,二是要清王朝放下居高临下的架子,以同等的态度和他们来往。更令曾国藩意外的,是外国人在竣事战争之后,马上提出,可以辅助清王朝镇压海内太平天国,而且迅速付诸行动。这更证实洋人确实想维持大清王朝的统治。

着实在此之前,曾国藩通过“一件小事”已经感受到这些洋人的与众差别之处。1853年,上海发作了小刀会起义,在杂乱时代,上海海关运转失灵,海关官员逃到了租界。然则外商的船只还在口岸守候,商业照样得继续举行,英、法、美三国领事商议后,决议三国各派一人,成立了税务司,“取代中国政府”治理上海海关。这显然是对中国主权的一种严重侵略。不外令中方官员意外的是,外国人居然能老实认真地收税。过了两年,上海收复,外国人居然将他们治理时收到的税款70余万两移交给清政府。而且,在外国人的治理下,上海海关贪污腐败显著削减,征收额显著上升。“税收大增,政府善之”。外国人这一行为让曾国藩大为意外。

睁开全文

掌管晚清海关48年之久的英国人赫德

▍为什么要开启洋务运动

在第二次鸦片战争后,曾国藩的对外看法和思绪发生了伟大转变。

首先,他认识到,洋人的到来标志着历史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而是天或者说造物的放置。他说,“洋人之患,此天所为,实非一手一足所能解救”。他已经知道这些洋人不能能犹如历史上那些夷狄一样被祛除或者驱逐,因此不能指望单纯以战争解决问题。厥后在天津教案中,李兴锐等建议调鲍超级名将,不惜与西方列强一拼。曾国藩却说:“各国不能猝灭,诸将不能常恃。且谓夷非匈奴、金、辽比,天下后世必尚有一段论断。未来有能制此敌者,然必内外一心,困心衡虑,未可轻率开衅也。”

既然云云,那么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必须努力自动地研究外情。福建布政使徐继畲在鸦片战争之后,曾穷数年之力,写成《瀛寰志略》一书。这本书按地理脉络先容了天下各国的风土及种种文明,而且摒弃了以往士大夫们对于中国以外区域的私见,尽可能地做到了客观真实。因此在那时看来,确实是有些离经叛道。曾国藩刚最先知道这本书的时刻,和其他传统官员一样,有些不以为然,以为徐继畲“张大英夷”,把洋人说得太好了,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然则第二次鸦片战争后,他最先认真研读起这本书来。自己看完之后,还将此书寄给密友刘蓉看。1867年回到两江,他又将《瀛寰志略》仔细阅读了两遍。

《瀛寰志略》

除了阅读书籍,他还起劲接触能接触到的“西洋事物”。1867年回任两江总督之初,曾国藩曾到湖南会馆观光方子恺所造的大地球仪,异常喜欢,专程在总督府中造了三间大屋来放这个地球仪,以便可以随时查看。这对花钱节俭的曾国藩来说堪称“豪举”。

通过不停研究,曾国藩对西方地理学有了比较深的领会,而他更感兴趣的固然是西方军事。早在刚刚署理两江总督时,他听说上海有一艘破旧洋船,就想买来先试用,只是朝廷并未回复,以是没有下文。1862年正月,曾国藩用五万五千两银买了一艘洋船,亲自上船考察。虽然急急之间,曾国藩对汽船的“火激水转轮之处”,即蒸汽轮机及传动装置,没有看得完全明了,但他在日志中赞道:“无一物不工致。”

除了地理学和军舰,对其他西方事物,他也感兴趣。1868年,曾国藩到上海考察,看到丁日昌送的“洋镜内山水绘图”,感受“甚为秀丽”。第二天他还专门观光了法国驻上海领事白来尼的住处,与军事工业之外的其他西方物质文明有了直接接触。他在当天的日志中写道:“玉宇琼楼,镂金错彩,我中国帝王之居殆不及也。”

在深入研究外情的基础上,曾国藩将“师夷长技以制夷”的思绪深化并升级。

第一次鸦片战争之后,曾国藩就已经最先了“师夷长技”的历程。早在开办湘军水师之初,曾国藩就非“夷炮”不用,水师非船炮完好不出,最后以重金派专人从广东购来大量洋炮,并战胜重重困难把它安装在炮船上,很快将千里长江控制在湘军手中。第二次鸦片战争后,他认识到“师夷智”不能停留在购置使用西式武器阶段,而必须深化到学习研究西式武器背后的隐秘,也就是学习掌握西方科学和手艺。只有把这些隐秘掌握在自己手里,才有与洋人平起平坐甚至战而胜之的可能。

而没有想到的是,外国人也居然肯自动给中国提供这样的机遇。根据传统的东方式头脑,既然军事科技是洋人的命脉,洋人肯定会视若至宝,绝不外泄。然则洋人却愿意以商业等方式,向中国出售最先进的武器,而且倾囊教授使用之法,这令曾国藩大感意外和兴奋。

1861年8月,曾国藩在讨论购置外洋船炮时上奏说,对西洋武器,第一步是购置,第二步是研究其中的隐秘,到达自己可以制造,这样,外国列强就失去了可以依恃的基本。在那时的地方督抚中,曾国藩是对兴办近代工业最感兴趣,也是最为起劲的一人。湘军攻陷安庆不久,他就确立了“安庆内军械所”,集中了中国那时最出色的几位科学手艺人员,专门仿造西洋式的枪炮弹药,并把试制汽船作为军械所的一项重要任务。第二年,徐寿、华蘅芳就造成了一台汽船用蒸汽机。1862年7月30日,曾国藩应邀观看了蒸汽机的试验。他所看到的可能是中国人自己制造的第一台动力机械。曾国藩最喜悦的,是中国人也掌握了西方科技的焦点隐秘,“洋人之智巧,我中国人亦能为之。彼不能傲我以其所不知矣。”

1863年12月20日,中国人制造的第一艘火汽船下水了。曾国藩掉臂深冬严寒,亲自乘坐这艘试航的小火轮走了八九里远,可见兴致之高。其所谓“试造此船,以次放大”,“放大”到什么境界?那就是与西洋比肩匹敌甚至战而胜之的境界。

为了更深入更周全地掌握西方手艺,曾国藩和李鸿章等人又建设了一个更大的兵工厂:江南制造局。曾国藩对江南制造局异常重视。厥后剿捻失利回任两江后不外一个月,他便奏请将江海关关税提交户部的四成,截留两成,其中一成用于李鸿章剿捻的军费,一成作为江南制造局的经费,以便扩大制造局的规模。在国家财政重要和平捻战争举行之际截留解部关税,是需要勇气的。因此容闳说:“世无文正,则中国今日,正不知能有一西式之机械厂否耶。”

1868年5月,曾国藩赴上海视察江南机械局,观光了容闳等从美国购置回来的机械装备,看到了西式机械启动运行的历程,异常喜悦。陪同视察的容闳在《西学东渐记》中说:“文正来沪视察此局时,似觉有异常兴趣。予知其于机械为创见,因导其历观由美购回各物,并试验自行运动之机,昭示以应用之方式。文正见之大乐。”1868年7月,江南制造局的第一艘汽船终于造成下水了。8月13日,曾国藩在彭玉麟的陪同下,亲自乘坐验看这艘汽船,发现它的性能远远跨越安庆内军械所试制的小汽船。他在日志中写道:“中国初造第一号汽船,而速且稳云云,殊可喜也。”随后向朝廷奏报说:“中国自强之道,或基于此。”曾国藩一直把制造汽船与“自强之道”联系起来,可见他致力于军事工业,不是为了平定太平军和捻军之类的内部敌人,而是为了对于洋人。

曾国藩为官向来郑重,然则在洋务运动上,他却不怕有越权嫌疑,经常激昂各省努力兴办西式工业。1871年山东派员考察江南制造局,有意在山东设机械厂,曾国藩闻听异常喜悦,说:“鄙意本在设厂倡率,俾各处仿而行之,渐推渐广,以为中国自强之本……要之民风渐开,即中国振兴之象也。”在他看来,军事工业的意义,在于这是中国自强之本,是开民风的源头。

▍同等看待外国人

第二次鸦片战争后,曾国藩形成了几个在那时相当与众差别的外交看法。

,

usdt收款平台

菜宝钱包(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

第一是对外国人要同等相待,要把外国人当人。

这听起来很新鲜。一直以来,不都是外国人欺凌中国人,强迫中国人签订“不同等条约”,不把中国人当人吗?怎么还要求中国对外国人同等相待?事实并非云云。历史学家蒋廷黻先生曾说:“在鸦片战争以前,我们不愿给外国同守候遇;在以后,他们不愿给我们同守候遇。”这句话的前一半是事实,后一半不够准确。事实上,在第一次鸦片战争之后,中国仍然不愿认可自己与外国是同等的。第二次鸦片战争的发作,就与外国人以为他们受到了“不同等”待遇有一定关系。

那时的中国人自以为是“天下中央的文明之花”,只有中国人是人,或者说,是“完全的人”、文明的人,其他族类皆介于人与兽之间。“夷狄异类,近于禽兽。”因此,中国人和外国人,固然先天就是不同等的。以是任何外国人到了中国,都应该纳贡称臣。鸦片战争中国失败,签订《南京条约》。高级大臣见到条约内容,不惋惜中国割地赔款,却惋惜于文中将中国天子和英国女王并排同等誊写。

清代另有一个特殊划定:外国人不得在中国都会里定居。虽然与中国商业多年,但英国人只到过中国的一个都会,那就是广州。来到广州后,他们不能住到广州城内,只准住在“十三行”内,而且没事还不允许外出,不许与通俗中国人来往。之以是云云,一个缘故原由,是外国人乃夷狄,商人又是四民之末,以是外国商人低人一等,不配犹如中国人那样住在城里。经由第一次鸦片战争,中国人的唯我独尊意识仍然没有丝毫撼动。《南京条约》专门有一条是划定外国人今后可以进城栖身,然则大清臣民拒绝推行这一条约。割地赔款都推行得愉快,但偏要在这个细节上抵制外国人。以是当英国人提出要到广州城内栖身时,广州民情汹汹,群起否决,掀起所谓“反入城斗争”,无论若何也不让外国人进城住。朝廷对此也坚决支持,导致外国人迟迟不能进城。英国人为此事谈判了十年,也没有效果。第二次鸦片战争发作,这是英人的捏词之一。

广州十三行

第二次鸦片战争中签订的《天津条约》中,最令大清君臣感受羞耻的,也不是国家利益的详细损失,而是其中关于外国可以派公使进驻北京的条款。根据我们今人的明白,国家之间互派公使,是国际惯例,象征着各国关系同等,没什么不能容忍的。然则大清君臣却不这样想。可以想见,这些外国公使肯定会拒绝在天子眼前下跪,这令年轻的咸丰恐惧万分。为此他不惜撕毁条约,选择继续作战,来阻止外国公使的脚步。效果是更惨重的失败,更大面积的割地赔款。

因此要言之,那时中国人对外看法的一个心理症结,是无法接受洋人是和中国人同等的“人”,仍然一厢情愿地判断他们是低人一等的半人半兽。曾国藩虽然早年也曾经以为洋人“性同犬羊”,然则经由第二次鸦片战争,已完全改变了看法。他以为,外国人也是人。是人,就要用看待人的态度去看待他,不能用看待野兽或者牲畜的设施。

早在李鸿章在上海处置洋务时,曾国藩就写信给他说,要把儒学“忠信笃敬”头脑运用到外交上。他援引孔子的话:“子张问行。子曰:言忠信,行笃敬。虽蛮貊之邦,行矣。言不忠信,行不笃敬,虽州里,行乎哉!……子张书诸绅。”用的是古话,表达的却是新看法:要转变天朝上国君临万邦的传统看法,把国际关系确立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这在今天看起来也许是平时的看法,在那时却是石破天惊的革命性看法。

曾国藩以为,你不能能强迫一个比你壮大的人给你下跪。“普天之下,难道王土,率土之滨,难道王臣”的无知狂妄应该被打破了。很显著,我们无法再按藩属之礼要求洋人,和他们只能行“敌国之礼”,即同等之礼。这是相符近代来往规则的。“中外既已通好,相互往来,亦属常事。”“不绳以礼法,不待以藩属,徒见朝廷之大方,未必有损于国体。”今天绝大部分中国人应该会认同曾国藩的看法,然而在那时,敢于提出这些看法是需要勇气的,很容易会被骂为汉奸。

曾国藩第二个与众差别的看法是诚信外交。所谓诚信外交,就是对外国人也要讲信用。

这听起来也很新鲜。外交固然要讲信用,这还用强调吗?然而那时的大清臣民并不这样想,由于中国人向来处置外交事务,并不以“诚信”,而以“羁縻”。什么叫羁縻呢?“羁,马络头也。縻,牛缰也。”也就是说,是一种对于牲畜的工具。《史记》说:“盖闻天子之于夷狄也,其义羁縻勿绝而已。”“羁縻之道”的起点是夷狄非我族类,因此跟他们是讲不了原理的,只能以权宜、权术来笼络乱来:“裔不谋夏,夷不乱华。荒忽之人,羁縻而已。”因此鸦片战争以来,清朝君臣对于外国人的手段,一直是“羁縻”,或者说乱来。

第一次鸦片战争后签订的《南京条约》丧权辱国,然而道光以为这个条约并不能怕,他的算盘是以此条约“暂事羁縻”,以后时势若是转变,可以随时不作数。不光是天子这样想,大臣们也大多是这样设计。好比叶名琛就说“当日准其五口传教,原不外一时权宜之计”。因此,在《南京条约》的执行历程中,清政府并不稀奇认真。广州市民掀起反入城斗争,父母官固然也坚决支持。不外父母官的应对手段不是果然否决,而是乱来。那时的两广总督耆英在1847年和英国人谈判时说,要做通广州市民的事情异常难,要给他时间。多长时间呢?两年。为什么是两年呢?由于此时耆英已被授为协办大学士,正常的话两年后极有可能已经调往京师,到时刻这个麻烦事将由后任处置。两年之后,认死理的英国人再次提出兑现约定,那时的两广总督果真已经不是耆英,而是徐广缙,他毫不考虑耆英已经赞成在先,而是断然拒绝了英国人的请求。道光天子览奏对徐广缙的“爱国”情怀感应异常欣慰,指挥说:“英夷进城之约,在当日本系一时羁縻……前经降旨暂准入城一游,亦不外权宜之计。”示意赞成徐广缙继续找种种捏词,不让英国人入城。

然则洋人似乎不太好乱来,他们虽然被中国人界定为半人半兽,但并不愚钝,而且性格执拗。厥后中国卖力解决外交的官员曾经抱怨地说:“洋人性多坚执。”老外的性格是较真儿,爱认死理。进城并不是很大的事,而他们就是不罢休。1854年,英国人又一次向那时的两广总督叶名琛提出要明确进城的时间。叶名琛更是把“羁縻”目标运用到极致的“妙手”:对登门要求修约的包令,他时而闭户称疾,时而佯称忙碌,避而不见;万不得已见了面,则温言宽慰,顾左右而言他,唯独对修约这件要事不置可否。两年之后的1856年,自以为受尽愚弄的英国人终于按捺不住,英国炮艇炮轰广州城,第二次鸦片战争最先。

第二次鸦片战争中签订《天津条约》的历程,更是充实体现出清政府的“羁縻”原则。咸丰在签约历程中多次频频,和战不定,甚至果然宣称:“自古要盟不信,本属权宜。”大臣们更是云云。在谈判历程当中,为了迅速完成任务,卖力谈判的大臣桂良竟然这样对天子说:“此时英、佛两国和约,万不能作为真实凭证,不外假此数纸暂且退却海口兵船。未来倘欲背盟弃好,只须将仆从等治以解决不善之罪,即可作为废纸。”

在天朝大臣的眼中,条约不外只是数张“废纸”,并不会对天朝组成约束。然则洋人却感受异常气忿。厥后英国外交官威妥玛指责中方外交人员总是举行敲诈外交:“今日骗我,明日搪塞我,以后我断不能受骗了。中国做事哪一件是照条约的。现在若没有一个改变的实据,和局就要裂了。”

也许许多读者以为我大清君臣的做法通情达理。确实,在敌人的暴力威胁下签订的条约,肯定是“不同等条约”。从道义上,我们义正辞严。但问题是,以这样的态度去看待条约,看待手里握着壮大武器的敌人,结果有点严重。

等到英法联军攻陷大沽炮台,兵锋直指北京,纵火焚烧了万园之园——圆明园之后,咸丰终于慌了。1858年,他不得不接受了英法美俄四国代表的所有要求。效果今后之后,外国人不只可以随便进城,还可以派公使进驻北京。除此之外,还得将通商口岸增加为十口,外国人在中海内地游历传教皆得自由。

因此,有人总结那时外交人员的做事气概不外两个字,一是怕,一是磨。而曾国藩却否决这样做。他曾经对朝廷说:“臣愚以为与外国外交,最重信义,尤贵果决。”能准许的,大大方方地准许,不能准许的,坚定不移。不能学市井商人的手段,让人看不起。

曾国藩为什么会这样主张呢?由于“羁縻”外交让中国付出了繁重的价值。通过对两次鸦片战争经验教训的总结,曾国藩逐渐形成了诚信来往的思绪。

当李鸿章向曾国藩讨教外交方略时,曾国藩送他一个“诚”字:“老老实实,推诚相见,和他平情说理。”又说:“夷务本难措置,然基本不外孔子忠信笃敬四字。笃者,厚也。敬者,慎也。信,只不说假话耳,然却难。吾辈当今后一字下手,今日说定之话,明日勿因小利害而变。”

晚清官员(左起):张之洞、李鸿章、左宗棠、曾国藩、刘坤一

诚信外交的一个基本点,在于坚守条约。至少在没有实力之前,应该遵守条约:“惟目下一二年内,则须坚守前约。”他在给同伙的信中说:“事端纷纷,总以坚守条约,不失约于外人为是。只可力图自强,不能容易动气。若无自强之实,而徒有争气之言,非徒无益,而又害之。”

坚守合约,第一是由于你气力不如对手,你越使诈,效果只是自己越倒霉。“我现在既没有着实气力,尽你若何虚强做作,他是看得明明了白,都是不中用的。”遵守条约,不再招打,能维持一个稳固的海内环境,最少能获得喘息之机,以利于自强。第二,条约约束的不仅是中方,也有对方。坚守条约的另一层意思是若是列强的要求逾越条约局限,我们就要以条约来坚决拒绝:“条约所无之事,彼亦未便侵我之利权。”也就是让他们把侵略措施限定在条约之内,而不能无限索取。第三,只有通过诚信外交,才能与西方各国举行正常往来,以便于从西方各国引进先进手艺和装备,“师夷长技以制夷”。

▍争里子不争体面,争大处不争小处

曾国藩还提出了一个在那时看来异常超前的看法:在对外来往中,不要争体面,而要争里子。不要争小处,而要争大处。

这是通过第二次鸦片战争得出的教训。第二次鸦片战争举行历程中签订了《天津条约》,其中有咸丰最怕的一条也就是外国派公使进驻北京。以是他毁掉了这个条约,选择继续战争。不外,一最先咸丰并没有下定再开战端的刻意。他曾经来了一个脑筋急转弯,想到了一条“万全”的奇策——用钱收买洋人不进京。洋人不是好利吗?我堂堂中国,好义不好利。外国人说以后还要商谈降低关税之事,爽性,我大清帝国所有关税都不要了,换他们别到北京来,这总可以吧?咸丰下谕说:“此时须将全免税课一层,明了宣示,使知中国待以宽大之恩,今后该夷赢利无限……所许各项,自可全行罢议。”

若是这样,中国将成为人类历史上第一个不设关税的国家。这着实是人类史上一个创举,云云一来,中国经济也很快就会所有溃逃。咸丰毅然决然地要以“全免关税”来换取不见外国人。可以想象,若是此议提出,外国人肯定会赞成,这笔利益着实是太伟大了。然则大臣们吓傻了。他们纷纷上奏示意否决,“务以尊崇国体为先,尤以收回利权为要”。他们说,全免关税结果严重,“胥天下之利柄归于该夷,而我民穷财尽矣”,保住关税这一现实经济利益高于公使驻京带来的朝廷颜面受损。

大臣们的否决令咸丰帝异常恼怒,朱批骂道:“未见该夷,何以知其势必不行?薛焕真贼之行径也。”然则大臣们频频说明之下,咸丰似乎也明了了作废关税确实得国将不国,只能最终打消了这一想法。为了不见外国人,他只好继续作战,最后导致北京被占,自己北逃。

宁肯国家经济溃逃,也要保住天子体面,咸丰的这个构想典型地体现出传统外交对“体面”的热爱。曾国藩对这一思绪坚决否决。曾国藩通过近代外交的经验教训,形成了一个看法。李鸿章在给曾国藩写的神道碑中,总结曾国藩的外交头脑:“其争彼我之虚仪者许之,其夺吾民之生计者勿许。”也就是说,体面上的礼仪上的事,可以让步,那些关系国计民生的,不能让步。

发表评论
sunbet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