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2100  tagid=19377  tagid=19374  创意文化园  test  as  tagid=19387  tagid=19363

usdt教程网(www.caibao.it):蒙古国的污染有多重?

USDT自动充值接口

菜宝钱包(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摄影:BAMBOO DRAGONFLY

3月15日早晨,中国北京已泛起显著沙尘天气,大部门区域能见度小于1000米,空气质量处于最高一级严重污染,指数到达500。北京环境监测官微公布,据沙尘遥感图显示,此次沙尘源起于蒙古国南部。

那么你知道蒙古国污染有多重吗?

摄影:Alessandro Grassani

被称为“蒙古国唯一多数会”――座落于狭长山谷的乌兰巴托,拥有近150万住民,差不多占蒙古国一半人口

这里绿草如茵、蓝天白云?

不,现实上乌兰巴托的另一面,是“玄色”的。

现在的乌兰巴托,有时日间像黑夜般不见天日,已成天下空气污染最严重都会之一。

Bayankhoshuu是乌兰巴托空气污染最严重的社区之一,黄昏的空气混浊不堪。

在这个地方,手持空气检测仪上的数据是正常数值数10倍;PM2.5参数曾一度暴涨,是世卫组织推荐平安上限值133倍

“婴儿刚出生就呼吸着糟糕的空气,PM2.5高达600微克每立方厘米――这是允许上限的24倍。”

一名身患肺炎的两岁女孩躺在重症监护室内,身上充满管子。她前额的炭黑印记是妈妈抹上的,听说能驱除邪灵。

冬季,在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煤炉和发电站奋力运行着,在保障人民生涯的同时,也带来阴魂不散的烟雾和贻害众生的肺病。

有时烟雾太过粘稠,以致乌兰巴托的人和修建看起来像酿成了淡淡的“剪影”;除此之外,刺鼻的气息无所不在。那些黝黑的气体像魔爪一样掏入人的喉咙,还飘入市中央楼宇大厦,田野靠近山野的苏维埃式公寓也被波及。

巴扬霍霍(Bayankhoshuu)区域的早晨,阳光在烟雾中艰难穿行。

导致空气质量恶化的源头之一,即是煤炭产业。但在乌兰巴托,煤炭偏偏是人们熬过严冬的主要物资。

2009年和2010年冬天,蒙古国严冬极其严寒,约莫有八百万只牲畜被冻死,那时被称为“牲畜大灾难”。

“我的肺再也不康健了”

Dari Ekh,是脱离墟落的牧民在都会郊区定居的地方。他们住在圆顶帐篷或者浅易棚屋里,用煤炉取温和烧饭。

前年冬季,蒙古国首都为了让孩子免遭有毒气体侵袭,关闭学校达两个月之久

谁也不知道这样的措施能有多大作用。随着肺炎患者的增多,医院早已不堪重负,其中儿童患病数一直在冬季呈高发态势。

母亲调整着儿子的口罩,小同伙即将步行前往学校。

我的肺再也不康健了。”一位名叫Ganjargal Demberel的医生在乌兰巴托东北部靠近山地的一处圆顶帐篷里说道,“险些每小我私人都得了支气管炎等疾病,到冬天尤为严重。”

曾经在乡野游牧的牧民逐渐走近都会,他们在城镇寻找事情和教育的时机,同时在郊区清闲下来,他们把传统的圆顶帐篷和木屋、砖房连系起来,搭建成新式家园。每个冬季,像这样的牧民家庭差不多要消耗多达两吨多煤炭

乌兰巴托的电厂通过燃煤发电

此外,发电厂也是乌兰巴托空气污染的主要源头。除此之外,公寓、超市和学校大多设有锅炉房,大量的羽状黑烟向空中不停散开。

隆冬地带的致命烟雾

,

Usdt第三方支付接口

菜宝钱包(www.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

乌兰巴托位于狭长山谷地带,这样的地形,会恶化本就严重的空气污染问题

在乌兰巴托的冬季,像落入陷阱一样平常,严寒的污染空气受困于此,温度较高的空气层停在上方,延续压制下方污染空气的扩散。

乌兰巴托地形图

这并不是乌兰巴托所面临的唯一逆境。

传统的游牧生涯方式举步维艰,高海拔区域的干草原多风且贫瘠,愈发不适合牲畜养殖;与此同时,乌兰巴托政府未能妥善放置迁入都会的牧民

“我感应羞愧”

Purevkhuu Tserendorj的家庭在2015年由外洋迁回乌兰巴托。刚搬回乌兰巴托时,它们被污染的空气吓得不轻。几天之后,年幼的小儿子咳嗽不止,不久患上肺炎。很快,她的另两个儿子也难以制止地咳上了。

一名清扫地面的工人戴着面具,尽可能过滤细小粉尘。

Purevkhuu不甘接受这样的生涯现状,于是在互联网上召集气忿的市民到市中央的苏赫巴托广场聚会。正值12月,乌兰巴托气温降至零下18℃。Purvekhuu回忆道:“现场的妈妈们所有被冻麻木了。”幸亏这场运动开了个好头,人们一直在为此起劲。

寒风凛冽,一名流动家站在乌兰巴托市中央的苏赫巴托广场上。

提炼厂的工人从火车上卸下煤块,全身煤垢。

Purvekhuu一家正在思量再次脱离蒙古国家乡。但Purvekhuu身为蒙古国空气质量民间行动的带头人,郁闷自己一旦脱离,蒙古国政府会加倍放任污染问题。在乌兰巴托继续生涯,把孩子置于危险田地,她也以为愧疚自责。显然,坚守也不是出路。

铁轨旁,有时烟尘着实太多,完全淹没了卸货的工人。

“我们不得不阻止新牧民”

在Bayanzurkh区域的一家幼儿园里,一台空气净化器为午休的孩子们保驾护航。儿童在空气污染环境中极为懦弱,该幼儿园为每个班级都增设空气净化器。

早在十年前,圆顶帐篷区域就成了首都乌兰巴托的一部门,这几年更是生长迅猛。这些牧民所拥有的电力只能使用灯泡和少量电器,远远不够驱动取温和设施。

一个男子醉倒在地,死后是乌兰巴托之景。蒙古国首都人口正在增添,许多住民住在一个叫做仓颉区的平民窟里,而这个都会也在以不规则形状向外伸张着。

最近,当地政府试图限制圆顶帐篷区域的扩张,新来的牧民要么购置、要么租用住宅,副市长Batbayasgalan Jantsan直言:“反之很负疚,我们没法接受你。总之要制止增添新的煤炉。”他还示意,哪怕这项禁令被排除,也将通过收取用度来加以限制

来自乌兰巴托自力实验室“绿色皇冠”的一名研究职员站在口罩样品旁边

“身陷囹圄”

除了限制新迁入的牧民,政府还计划接纳更高尺度的煤炭,杜绝使用低标煤炭作燃料。

在乌兰巴托的郊区Nalaikh,那里的煤炉充斥着大量的低质煤炭,现在当地政府认定这是非法行为

乌兰巴托的市中央“埋葬”在浓密的烟雾中

Muhammad Ashimset年仅18岁,却已从事3年的地下采矿事情,天天延续事情12小时

或许这些非法矿场很快就能被取缔。

在乌兰巴托的部门街道旁,成堆的煤炭守候着买家。这些煤炭大多来自都会郊区Nailakh的非法矿场。

但也有许多考察谈论人士郁闷,推行精炼煤的行动未必能有用缓解现在的现状。采矿业监视机构“Oyu Tolgoi Watch”的卖力人Sukhgerel Dugersuren以为,“不要再谈改善煤炭的质量,着实蒙古早就该脱节对煤的依赖!”显然,当地政府从未有过这样的计划。“他们就像是整个系统的堵塞物。

矿工穿越狭窄的矿洞隧道

当地矿工使用七拼八凑的装备用具,在危邪恶劣的环境下为生计而战,飞扬的细微颗粒更是时时刻刻都逃不脱的威胁。

发表评论
sunbet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