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2100  tagid=19377  tagid=19374  创意文化园  test  as  tagid=19387  tagid=19363

usdt教程网(www.caibao.it):硬汉兄弟“熬”走16任美国总统,卡斯特罗终于放心接班

U交所

U交所(www.payusdt.vip)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官方交易所,开放USDT帐号注册、usdt小额交易、usdt线下现金交易、usdt实名不实名交易、usdt场外担保交易的平台。免费提供场外usdt承兑、低价usdt渠道、Usdt提币免手续费、Usdt交易免手续费。U交所开放usdt otc API接口、支付回调等接口。

美国《时代》周刊曾评价兄弟两人的角色:“菲德尔・卡斯特罗是现代古巴的心脏和灵魂,劳尔是革命的拳头。”

|作者:二水

|编辑:咖喱

|编审:劳灵格

当地时间4月17日,现年89岁的劳尔・卡斯特罗宣布卸任古巴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一职,并示意,他将带着“已完成使命、对祖国的未来充满信心”的感受退休。两天后,迪亚斯-卡内尔在古巴共产党第八次天下代表大会受骗选古巴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接棒劳尔成为党和国家最高向导人。

随着劳尔的卸任温顺遂接班,卡斯特罗兄弟完成了从1959年以来对古巴60多年的向导。接力棒交给了下一代。

・劳尔・卡斯特罗

正所谓兄弟同心其利断金。卡斯特罗兄弟俩早年协力推翻专制政府统治,扛过多次暗算,联手成为政坛常青树,这背后不仅基于他们天生的血缘关系,更在于他们始终承袭的革命信仰和战斗友谊。

美国《时代》周刊曾评价兄弟两人的角色:“菲德尔・卡斯特罗(下文称卡斯特罗)是现代古巴的心脏和灵魂,劳尔是革命的拳头。”

・菲德尔・卡斯特罗(左)和劳尔・卡斯特罗

既是兄弟又是战友

从上世纪40年月最先,卡斯特罗兄弟俩一起脱离学校从事革命流动:无论是被捕坐牢、亡命照样在山区打游击战,他们都肩并肩一起战斗。两人既是兄弟、又是战友。

1926年8月,卡斯特罗出生于古巴奥尔金省比兰镇,弟弟劳尔比他小5岁,出生于1931年6月。他们的父亲是比兰镇的一名甘蔗莳植园主,拥有上万公顷土地和500名工人。

卡斯特罗兄弟俩的玩伴都是穷苦农民的孩子,这也使得他们从小就很有正义感,喜欢打行侠仗义。到了念书的年数,兄弟俩就读于统一所中学和大学,就连专业也都同时选了执法专业。

青少年时代的卡斯特罗阅读了大量英雄人物传记和著作,从中知道了古巴民族自力先驱何塞・马蒂,以及拉丁美洲的解放者玻利瓦尔和圣马丁,刻意以他们为楷模。他还曾送给弟弟一本关于马克思主义的著作。今后,兄弟两人都接受了马克思主义。

・菲德尔・卡斯特罗(左)和劳尔・卡斯特罗早年照片。

在哈瓦那大学念书时,满腔激情的卡斯特罗为了扩大自己的“政治影响力”,和一群志同志合的学生组织了一个名为“铁手腕”的小组。1946年3月,卡斯特罗当选系学生代表。今后,只管他多次向学联最高向导的位置提议打击,都因否决派和学校反动势力的阻挠,没有乐成。但这些履历使卡斯特罗逐渐成为那时古巴大学生运动的焦点人物。

1950年,卡斯特罗获得法学博士学位,结业后成为一名状师。他一边为穷苦民众辩护,一边努力投入政治流动。1953年7月26日,为推翻古巴亲美的巴蒂斯塔专制政权,卡斯特罗和劳尔率领160名追随者发动武装起义,攻打古巴东部都会圣地亚哥的蒙卡达兵营。这就是古巴历史上著名的“七・二六”运动。

起义因众寡不敌惨遭失败,兄弟俩不幸被捕,却让民众熟悉了他们。在法庭上,卡斯特罗为自己辩护,那篇辩护词《历史将宣判我无罪》至今广为撒播。

两年后,兄弟俩获释,被迫亡命墨西哥。正是在亡命时代,卡斯特罗结识了阿根廷革命者、医生切・格瓦拉,相似的革命理想让他们很快成了同伙。

・切・格瓦拉(左)和菲德尔・卡斯特罗

1956年9月的一天,卡斯特罗兄弟游过墨美接壤处的格兰德河,隐秘潜入美国得克萨斯州。很快,他们从美国筹到了足以购置200支先提高枪和弹药的现金,以及一艘旧游艇。

昔时11月25日夜,兄弟俩率领81人乘“格拉玛”号游艇踏上了返乡之旅,发动游击战争。不幸的是,他们遭到了巴蒂斯塔手下特工的伏击,最终,只有卡斯特罗兄弟和格瓦拉等12人突出重围,并躲到了山区里。随后,他们在山区睁开游击战。那时条件极其艰辛,手术刀用完了,军医只能用刮胡刀片为伤员着手术。不久,刀片也所剩无几,卡斯特罗就带头蓄起髯毛,并下令战士们也要蓄须,省下刀片留作急用。

・菲德尔・卡斯特罗

1959年1月1日,卡斯特罗终于推翻巴蒂斯塔专制统治,确立了古巴共和国。2年后,卡斯特罗向全天下宣布“古巴执行社会主义”,并于同年组建古巴共产党,他本人任第一书记。弟弟劳尔则出任革命武装气力部部长,卖力建设古巴军队。

,

USDT跑分网

U交所(www.payusdt.vip),全球頂尖的USDT場外擔保交易平臺。

,

今后几十年,卡斯特罗兄弟率领古巴坚持走社会主义蹊径,并顽强地和西方国家的封锁匹敌。

兄弟没有隔夜仇

革命胜利后,古巴政府在政治、经济和社会等方面执行了一系列重大改造,对旧的政治经济制度举行刷新,还举行了两次土改,将外资企业和本国私营企业收归国有,确立了新的生产关系。

1976年12月,古巴颁布宪法,决议破除总统制,执行共产党向导下的人民政权代表大会制。在第一次天下人民政权代表大会上,卡斯特罗当选国务委员会主席兼部长聚会主席。国务委员会主席是国家元首、政府首脑、革命武装气力总司令。自此,卡斯特罗成为古巴党政军最高向导人。

头衔的改变,意味着卡斯特罗的事情重点由军事转为经济建设。今后不久,他就发出招呼,宣布要实现糖年产量万万吨的目的,要“使古巴酿成巨人”。到了执政后期,卡斯特罗最先给经济“松绑”,郑重地扩大团体经济和个体经济比重,允许公民确立私人企业等,还重修了农业系统,古巴从粮食57%不能自给,变为拥有“全球可延续性最好的农业”。

・菲德尔・卡斯特罗

2006年7月,卡斯特罗因身体缘故原由接受了手术,并于同月宣布将国家最高权力暂时移交给时任古巴国务委员会第一副主席劳尔。2年后,古巴召开第七届天下人大,劳尔当选并就任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兼部长聚会主席,正式接替执政长达49年的卡斯特罗。

劳尔接班后率领古巴走上经济改造之路。他在一次群众聚会上宣布“改造必须深化”,并发动了一场天下性大讨论,激励群众勇敢地指斥溃烂与裙带关系,提出解决问题的建议。他还让农民争领闲置土地,城里人最先自由购置手机、家电、摩托车和DVD,并扩大私营经济谋划局限,允许小我私人生意汽车和房产,铺开公民出国旅游。

・劳尔・卡斯特罗

对于劳尔的一系列改造措施,卡斯特罗并不完全赞许。他在古巴共产党机关报《格拉玛报》专栏中揭晓漫笔,警告那些追求转变的古巴人,“别向敌人的意识形态妥协。”他直接指斥的工具是另一份报纸的专栏文章,这篇文章称那时的改造比起已往的配额制和团体主义是一种提高。

这也不是卡斯特罗兄弟俩第一次发生分歧。

1959年4月,卡斯特罗与劳尔为革命是否需要追求外助争吵起来。兄弟两人的争吵声异常大,以至于隔邻房间的助手们都难以入睡。然则,第二天早上,两小我私人泛起在众人眼前时,看不出有任何的隔膜,革命也继续向前。

美国中央情报局前剖析员拉泰尔曾在其著作中写道:“我意识到劳尔是他哥哥不能或缺的盟友,是他(劳尔)对古巴军队稳固的向导,玉成了古巴革命。”

・菲德尔・卡斯特罗(左)和劳尔・卡斯特罗

美国眼中的两根“钉”

昔时,卡斯特罗兄弟将美国支持的巴蒂斯塔推翻,并宣布古巴成为社会主义国家,兄弟俩就此成为美国的眼中钉肉中刺。多年来,华盛顿实验过多种手段试图逼卡斯特罗下台。

古巴革命政权确立后,美国很快接纳了敌对政策。肯尼迪执政时,发生了美国支持的雇佣军入侵古巴猪湾事宜;卡特时期增强对古禁运,将古巴列入支持恐怖主义国家的名单;老布什执政时,通过了托里切利法案,进一步强化对古禁运,他果然示意,自己的目的就是竣事卡斯特罗政权;奥巴马时代缓和了美古关系;但到了特朗普时期,美国再度强化制裁,接纳了跨越240项制裁措施,将231个古巴实体列入制裁名单。

・菲德尔・卡斯特罗

除了给古巴套上多个“小夹板”,美国还在漆黑设计几百套暗算卡斯特罗兄弟的设计。美国前总统艾森豪威尔谋划了“猪湾入侵”设计,他的继任者肯尼迪在上台后签署了这项设计。

1961年1月,美国宣布同古巴决绝。3个月后,在美国中央情报局的谋划下,由1500多名训练有素的亡命古巴人组成的美国雇佣军,在美国轰炸机和军舰掩护下突然向古巴发动武装袭击。卡斯特罗兄弟再次并肩作战,指挥军民还击,经由72小时殊死格斗,全歼被笼罩在吉隆滩的入侵军。此次战争一共有90名雇佣军被击毙,1000余人缴械投降。该事宜被称为“猪湾事宜”。

今后,针对卡斯特罗兄弟的暗算行动一直不停。直到2000年,中情局还在对卡斯特罗兄弟举行暗算流动,手段也是五花八门,从毒雪茄到毒钢笔,多达数百种。

不知是美国的暗算行动破绽百出,照样卡斯特罗兄弟技高一筹,这些设计都流产了。因此有人说,流水的美国总统,铁打的卡斯特罗,16任美国总统都没设施拔掉这两颗“眼中钉”。

・菲德尔・卡斯特罗(左)和劳尔・卡斯特罗

不外,为防患于未然,卡斯特罗照样留了一手。他曾向媒体透露,自己和劳尔一样平常不会同乘一架飞机,以防兄弟两人同时遭到意外。

2016年11月25日,卡斯特罗去世。现在,劳尔正式宣布卸任。卡斯特罗兄弟在接棒“熬走”16任美国总统后,自动将古巴政权移交给新一代向导人。不外,许多剖析人士以为,虽然劳尔退休了,但他仍是古巴最具影响力的人物。在一些诸如对美关系等重大问题上,古巴高层仍会向他咨询。

此次接棒劳尔的迪亚斯-卡内尔身上有许多标签,好比他是首位在古巴革命后出生的向导人、首位“后卡斯特罗时代”的向导人等等。在党内和人民眼前,他的形象质朴而低调。2003年,在担任奥尔金省党委第一书记时代,迪亚斯-卡内尔被提升为政治局委员,但他仍然骑着自行车和人们一同上下班,一度在党内传为美谈。2009年,迪亚斯-卡内尔被任命为高等教育部部长;2012年,他成为部长聚会副主席;2013年,他当选国务委员会第一副主席,成为仅次于劳尔的国家副元首;2018年4月18日,57岁的迪亚斯-卡内尔当选为国务委员会主席;2019年10月10日,古巴第九届天下人民政权代表大会宣布,迪亚斯-卡内尔当选古巴国家主席。

当下,古巴遭遇艰难时刻:疫情延续、通胀飙升、物资欠缺……《格拉玛报》援引迪亚斯-卡内尔的话说,经济仍是古巴面临的最大挑战。受新冠肺炎疫情打击,加之美国长年制裁,古巴的经济生长尚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对于“后卡斯特罗时代”的古巴向导人而言,真正的磨练还在后面。

发表评论
sunbet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